记者获悉

2020-08-10 19:06

广州市血液中心负责人付涌水认为,多年来,异地调配血液需经上级主管部门协调同意,现在虽然出台新的文件,但目前这种做法仍在探讨阶段,操作起来仍有一定难度,“如果能够尽快打通属地管理渠道,简化程序,顺畅异地调配血液,就能很好地缓解用血紧张的状况”。

付涌水告诉记者,得知深圳“血液富裕”的消息后,十分高兴,并跟深圳有关负责人沟通,被告知,目前深圳血液完全能满足当地临床用血需求,不过,有时也会出现偏型(比如缺o型血)的情形。之前,深圳曾支持过汕尾和茂名临时少量紧急用血,因为广州用血缺口大,支持有一定难度。

18日羊城晚报刊出《广州“血荒”,深圳“血满”》一稿,广东省卫生厅副厅长廖新波当日回应称,当一地出现用血紧张时,广东省内各城市之间可以互相协商,启动用血异地调配应急方案,具体办法以省卫生厅有关文件为准。

记者获悉,广州市目前有献血点18个,市血液中心还配备16部流动采血车,广州市政府准备在全市范围内再新增18个固定献血采血点。付涌水说,血站要想办法“开源”,但医院也要“节流”,不少医院面对供血不足的情况,想方设法节省用血,病人手术量增加了,用血量却没有增加。如今年广州市第一人民医院手术病人数比以往增加一倍多,但由于节约用血,用血量跟去年持平。

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,因为广州一向缺血,有时缺口还比较大,所以近几年来,广州都会主动向周边城市求助,目前东莞、肈庆已长年将富余的血浆调配过来支援广州,付涌水告诉记者,“如中山大学附属第三医院,由于重症肝炎病人多,需要血浆量特别大,没有东莞支援的话,病人的治疗就会受到影响。”

兄弟城市的支援也只能解决一时的燃眉之急,付涌水认为,从根本上解决广州血荒,关键取决于两方面因素:一是要动员更多的广州市民参加无偿献血;二是用血单位要积极想办法节约用血,“既开源,又节流”这样才可能增强自身造血功能。“我们一年365天都出动采血,这两个月因为是淡季,几乎每个周末我们都举行活动,希望动员更多的人参加无偿献血”。

去年和今年,在中华广场和南方医院采血点,先后有两名采血员被拳脚相向,原因是病患找来的人前来办理互助献血时,因体检不合格被拒绝导致。“我们一再教育采血员,要理解献血者要耐心解释,但家里有病人准备手术,手术前备血才知道要到血站献血,好不容易找到人了却被告知体检不合格不能献……(患者家属)有气我们也理解!”付主任无奈地说。

随后,记者在广东省卫生厅官网上查到,廖新波提到的这份文件是今年5月10日出台的粤卫函〔2013〕377号文件《关于进一步规范互助献血的通知》,文件中上对互助献血和异地调配用血做出明确规定,规定“各血站在无偿献血(包括互助献血)不能满足临床用血、或者出现严重偏型的情况下,可以调配血液供临床使用,在省内调配血液由调配双方血站自行协商处理……”

由于缺血成为常态,广州市30多家综合性大医院一直存在程度不同的互助献血比例,该政策常不被患者家属理解,从而带来医患纠纷或加深医患矛盾,而互助献血令买血卖血的暗中交易难以完全消灭。

在医院里,一些异地送来的病患更是为此发愁,有的不得不上网在微博微信上发文求助,7月31日羊城晚报曾报道《25岁小伙深度烧伤 广州网友8800cc爱心血液救人》,据广州市红十字会医院烧伤科icu主任李孝建介绍,患者来自潮汕地区,全身70%的皮肤三度烧伤,“至少需要分步做五次皮肤植皮手术,需要大量的血液,而血液中心血液紧缺需要互助献血。”病人朋友陈先生告诉记者,手术前一天,超过20名热心人士前往血站为病人互助献血,大部分人是获悉消息后主动赶来捐血救人的,“但也有一些人提出‘200毫升全血要价600元,或是400毫升要价1000元’,我当时想着万一没办法时还得求人,所以没有完全回绝他们,便留下电话以备需要时联系。”